暂别西风

忘羡cp洁癖,不拆不逆。
xj莫进。
墙头还有盗笔、全职、K、勇漫、底特律、巍澜,有事没事跑跑
失踪人口回归ing

© 暂别西风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忘羡】先知(二十三)

(一) (二) (三) (四) (五) (六) (七) (八) (九) (十) (十一) (十二) (十三) (十四) (十五) (十六) (十七) (十八) (十九) (二十) (二十一) (二十二)

共3060字

片刻之后,两个借着养娃秀恩爱的家伙终于终止了无用的幻想,将注意力拉了回来。

“说啊,什么曲子?谁作的?……你从没给其他人听过?”全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魏无羡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,“快快,那曲子叫什么名字?告诉我嘛~”倒不是他没想过自己取一个,只是向后一扫就知道取名这件事他胜任不了,连取八十多个名字都被否决掉也太惨了。

“我才不信蓝二公子曲子都作出来了,却连一个名字都没想过。再不告诉我我就要乱猜了,不如就叫蓝湛魏婴定情曲好了,一听名字就知道……”魏无羡肆意发挥着给小苹果取名的方式,“忘羡。”蓝忘机突然插话,先前还未退下色的耳廓染着淡淡的粉,“曲名《忘羡》。”

魏无羡愣了一下,随即回过神来,“真好听,这么好的名字藏着掖着做什么,要是我都恨不得昭告天下了。”眼见着他又开始说些胡话,蓝忘机赶紧将书递给他。“又要读啊,我们休息会儿不?”魏无羡浑身像失了骨头,软软的从桌子上滑了下去。一同与他滑下去的还有那本厚重的书,幸好落下的时候书页是摊开的,不然魏某人多灾多难的鼻梁又要受一次重创。

“早些出去总是好的。”蓝忘机回道。“好吧。”魏无羡不情不愿的向下扫去。“魏无羡不知怎么的,一听到脚步声,立即把蓝忘机扑进了稻草垛。”

魏无羡:“……”只是口渴借个瓜而已,又不是来偷鸡摸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贼心虚啊?!好吧,摸狗……他不敢。

“院子里传来推挪木凳的声音,两个农户主人似乎在小木桌边坐了下来。一个女声道:‘二哥哥,给我抱吧。’”蔫了一阵,魏无羡又恢复过来,一看这句立马精神了起来,将一句“二哥哥”喊得百转千回,莫名荡漾。借着这内容,魏无羡喊了四次“二哥哥”,蓝忘机耳廓上的粉红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他越羞,魏无羡就越兴奋,恨不得将文中那七八声又轻又软的“二哥哥”一道补上。

“小男孩嘛,不都是喜欢谁,就想别人看着她。”索性魏无羡已经习惯了这书中让他高兴一阵就泼凉水的规律,尴尬的讪笑两声,“看来抄书那时候我就喜欢你了呢……”

“这事谁又能说得准呢?他在岐山一口气杀了三千多个人的时候,我还很小,但还记得,当年不只是那些修玄的仙人,连普通人家都怕他。他可是个六亲不认的嗜血狂魔啊。”显然是魏无羡还不够了解这书,一盆凉水怎么够,至少也要一桶冰水啊!

魏无羡一下子被镇住了,“魏婴”在射日之征中的手段看得他背后一凉,都不敢相信书中描述之人是否是他了!

幸好并没有多少时间让他们深思,温宁的出现稍稍打散了沉重的气氛,“大概是觉得自己原先的模样没有威慑力,于是往脸上身上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……”魏无羡哭笑不得。鬼将军没有威慑力这话说出去估计能笑倒一片人,但要真的排一个凶邪性格温和榜温宁绝对稳站榜首,这昭告天下得有一半人不信(还有一半人压根不知道温宁是谁)。

“至于究竟是谁让他‘经常干这种事’的,不言而喻。”魏无羡环顾左右发现没有办法“而言他”又把脑袋转了回来。

“避尘”挖坟这件事就不提了,想来它也习惯了,值得一提的是“随便”,它……又被魏无羡拿去切瓜了……

随便:“说好再也不用我切瓜的呢?!QAQ” 魏无羡:“不急,马上就用你杀鸡。”???

“归隐?”魏无羡嘟囔一声,“这倒也不错,我们回去以后先把大事办完,等云梦和姑苏都暂时用不上我们的时候,我们就去云游四方(游山玩水)斩妖除魔,玩累了就找个风水宝地住下来,住的无聊了再走。”他永远想一出是一出。“此事尚早。”蓝忘机早就习惯了他张口胡谄的性子,淡定道。“是哦,等我们闲下来估计都要三十好几了。”魏无羡有些失落,但很快就想通了,忘了这事儿,乖乖读下去。

魏无羡念了一些,又将书换给了蓝忘机。这件事上他们极有默契,一般来说涉及乱葬岗啊,走尸啊之类不太好的事就交给蓝忘机读;反之,一些岁月安好或者过于羞耻的事就托付给了魏无羡。

于是在看到一个少年质问金凌不应该只捅他一剑的时候,魏无羡就爽快的把书抛给了蓝忘机。“肯定又是想在射日之征里对温家做的那样,把我们炼制成他的尸傀儡,然后、再用我们去对付我们的家人……”魏无羡听着只觉得好笑,蓝忘机嗓音根本不适合这些读起来惊慌、暴躁的话语,违和感都冲淡了他对这些话语的反感和难受。

“……嗯。我早知如此!我知道前辈是真的很穷啊!”蓝忘机诡异的停顿了几秒才继续下去。

魏无羡:“……蓝湛,你刚才笑了吧?!不要以为板着脸我就看不出来!还有,为什么明明被信任了但是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啊!”“并无。”蓝忘机很认真地道。“蓝湛,你耳朵都红了,就不要装了……”“乖。”“啊?”魏无羡懵了,心里好像有几十个烟花一起炸开弄得他眼花缭乱,只这一个字,就让他耳根子发软。蓝忘机不为所动,继续读下去,“对方有多少人?这附近有埋伏吗……”哦,不是说给我听的啊。突然失落。

魏无羡失落的听思追描述敌人,失落的听自己逗思追玩儿,失落的……咦?魏无羡突然兴奋起来,“你你你!你该不会是还想捅他一剑吧!”魏无羡又瘫了回去,难得听金凌说一次好话,又被景仪搅了局,虽然他也想象不出金凌会想说什么,对不起?显然不可能嘛。

就在他胡想之际,又听蓝忘机道:“突然一道身影被甩了进来,在洞壁上砸出一个深深的人形坑……”江澄和其他人简直是掐着点来的。

“蓝启仁站在人群之前,模样苍老了不少,鬓边竟出现了缕缕花白。”魏无羡忽然对这位步入中老年的先生生出几分愧疚的感觉,从前总是气他也就罢了,以后还连累得他的得意弟子苦等十三年,和他这个魔头捆在了一道,就算未来的这些事能改,他们从幻境里出去以后也不免要再气蓝老头一次了。

“一名白衣飘飘的仙子站了出来,目含泪光,道:‘含光君,你究竟是怎么了……”魏无羡突然在蓝忘机莫名其妙的眼神里狂笑起来,他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艰难的解释道:“哈哈哈哈蓝湛,你想想哈哈哈……金凌的那条狗叫什么哈哈哈哈……”蓝忘机的记性好的很,魏无羡才说到一半他就已经想到了,那条狗叫……仙子。

蓝忘机的眼神从疑惑变成了无奈,摇摇头,默默地等待魏无羡笑完。

“每一张脸都洋溢着沸腾的热血,每一句话都义正言辞,每一个人都大义凛然,慷慨激昂,义愤填膺,豪情万丈。丝毫不怀疑,他们此刻所为,是一件光荣的壮举,一个伟大的义举。一场足以流芳百世、万人称颂的,“正义”对于“邪恶”的讨伐。”

蓝忘机翻过一页,却停顿了下来,“百凤山?”原来不过几章,故事线又一次转到了回忆。这部分他们才看没多久,可以说是记忆犹新了,于是魏无羡只是又拿强吻这件事调笑了蓝忘机几句就继续了。

魏无羡缩在桌旁静静听蓝忘机吟诵一般念他和苏涉你来我往的废话,一边嗑着瓜子,又一次感慨这一定是蓝湛话最多的一次了,一时间空间里只有魏无羡有节奏的嗑瓜子声。

“这些上乱葬岗来准备大杀一场的修士们,竟然都在忽然之间失去灵力了!”这时候魏无羡才稍微正色起来。“苏涉明显很不对啊,”魏无羡先前只是对他有所怀疑,再看苏悯善如此针对他,心里对他的怀疑一下又上了十七八,“他没道理这么针对我啊,要说别的我当初在水行渊和玄武洞还救了他呢!只不过落了他两次面子罢了,难道他的心眼只有针尖这么小?”

“‘对啊,我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。’众人对他怒目而视。”“哈哈,还是怀桑够义气。”魏无羡捧腹。

“他这么一说,不少人心里都犯起嘀咕来。这数千人里,真正和魏无羡有仇的约莫只有二十人上下,其余的全都是听到围剿讨伐便不假思索参与的,可以说只是路人。这些人可并不想享有和魏无羡仇人同等的待遇。”这句话就极为讽刺了,浩浩荡荡千百人,真正有仇的不过十余人,那其他人是做什么的?浑水摸鱼。说起来也好笑,当真是认为围剿就像买菜一样多买点能得个批发价吗?

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254 )